我曾在一個家庭做保姆。當祖母發現自己患有癌症並且可以活6個月時,我也為她提供了幫助。在她去世之前的某個時刻,她讓我為她見證論文。我信任她,因為我幾乎了解她的全部知識,而且我在她的公司工作了很長時間,她的大女兒我的老闆也簽署了這份文件。我知道我應該問過祖母我要簽字的內容,但我信任她,當我問大女兒我們剛剛簽字的內容時,她說這是她的祖母非常喜歡我並想給我留下點東西的一種形式。我什麼也沒說祖母去世了。

2019年6月,我向大女兒提到了他們發生了什麼事,他們說你說你的祖母想給我留點東西?她回答說:“我從沒說過!”我知道自己所聽到的,而我再也沒有聽到過另一個單詞。既然他們離開了我的工作,但我不知道如何確定祖母是否確實給我留下了任何東西,並且我正在考慮僱用一名徵信社私人調查員,看看他們是否可以找到有關此事的信息,我知道祖母會希望我擁有她離開我的一切。

你認為我應該僱用一個。我沒有很多錢可用來查找這些信息,所以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或如何自己獲取這些信息。我不知道她有什麼。我確實知道祖母在曼哈頓總檢察長辦公室為國稅局工作,我試圖看看她是否在他們的一生中都離開了我。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辦。我應該聘請徵信社 ptt私人調查員嗎?既然他們離開了我的工作,但我不知道如何確定祖母是否確實給我留下了任何東西,並且我正在考慮僱用一名私人調查員,看看他們是否可以找到有關此事的信息,我知道祖母會希望我擁有她離開我的一切。